热门搜索: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尹建莉 活着 可爱的骨头 何建明
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: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

众所周知,天下霸唱的代表作《鬼吹灯》曾风靡华语世界,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...

刘心武:《续红楼梦》不为个人价值

很长时间以来,刘心武与《红楼梦》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,他并不抗拒“红学家”的头...

甲光向日金鳞开

作者:   发布时间:2011年04月20日  来源:  

老作家彭荆风在新中国60华诞之际,以80岁高龄推出55万字纪实文学《解放大西南》,令人吃惊,却又在意料之中。书写这段历史,彭荆风是非常恰当的人选。

西南军区与新中国文学的关系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话题。作为西南军旅作家的代表人物之一,彭荆风自1949年随解放大军进入云南之后,60年来,与 大西南、与军队的关系从未中断。每一场战争,历史教科书都可以用几个数字、几条策略来概而言之,但是对于深陷其中的当事人,哪怕一场小小的战役,都值得终 生思索、感慨。对一位亲历了大西南解放之战的作家,其讲述的情感冲动、资源便利更是可想而知。

解放大西南是一段特殊的历史,因为它发生在解放战争的尾声阶段,历时较短,然而这却是一场宣告蒋家王朝在大陆的统治彻底崩溃的大战役,正因为是 “尾声”,所以它才是一段充满权衡、矛盾、人心较量、立场选择的音调驳杂的历史,正是文学值得开掘的地方。在这场战役中,双方投入了近两百万军队参与战 争,人民解放军仅以不到6000人的伤亡,消灭了敌人90余万人的兵力,在短短二三个月内占领了川、康、滇、黔四省230万平方公里的广大区域。看似是一 场“势如破竹”、结局已定、没有悬念的战争,其实却牵动着从重庆到台湾、从美国白宫到斯大林政权众多的政治力量,因此,这部纪实文学一开始,就把这场战争 放在了当时复杂的国内外局势中,对国民党的处境进行了细致的分析,同时也显示出视角的独特性——描写解放战争的作品,无论是小说还是纪实文学,往往以解放 军为记事主体;而这部作品,却着重表现国民党阵营在这个时期的风云变幻。

正如作者所说,如果单是以军无战心来形容敌军,虽然符合事实,却过于简单。作者没有取这种简单的方法仅仅来复述这场战争的经过,而是通过多角度 大背景介绍,通过对解放军和国民党阵营中的各种人物的描写,特别是通过对譬如卢汉、胡宗南、张群等一些能左右大局的国民党重要人物的心态描写,从他们处理 有关事件的得失中,来描写大厦将倾之际国民党阵营的心理变化、权力更易和立场选择,也就是说,它在再现这场战争原貌的同时,写出了失败一方的内心风暴,这 一点,恰恰是我们在其他作品中较少看到的。作者说,对国民党人心态的这种良好把握,得益于近60年的西南部队生活,而且从事过对国民党起义军官进行教育的 工作,对战争中正反两方面的人物心态都有所了解。此外,作者本着求实的态度,采访了大量国民党老军人,时过境迁,这些军人讲述当时的心境时,也更为坦率和 客观。这些优势,成就了这部作品的独特性。

彭荆风为众多读者所熟知的身份,还是一位小说家。但是,近年来,他却积极投入到纪实文学这项不但需要文学才能、还是一种“体力劳动”的创作中, 相继创作出《滇缅铁路祭》和《挥戈落日——中国远征军滇西大战》《解放大西南》等背景宏阔、构架宏大的纪实文学作品,其中一个原因,是作者常居西南地区, 对这个“第二故乡”始终有着一份责任——展现这个地区的历史,赞美这个地区的人民;其二,是对于此地的熟悉,书写自己熟悉的事物,是作家非常自然的选择; 而最重要的,却是一位老作家对创作的不断挑战与超越——对彭荆风来说,截取这些宏大历史的片段形成小说,似乎已经不是难事,但作为小说家,也经常因为“容 易”而将“创作”变为“滑行”,他以“纪实”这一最基本的写作功底训练,来逼迫自己重新走进深重丰厚的生活,重新为小说创作注入活力。写作这部作品,从 1987年开始构思、设计,一直到2009年完稿,进行了长时间的采访、查证和阅读,正是在这个过程中,他认识到,“小说死了”虽然不是文学的必然规律, 却是虚构文学的现状,即大多数作家生活在“圈子里”,渐渐失去了生活的痛感和焦虑感,失去了和生活于其中的社会的联系,因而难以提供能够震撼人心的新鲜叙 事。

他本人的创作,正是基于丰厚生活的基础,所以才创作出了《边寨烽火》《芦笙恋歌》《驿路梨花》《蛮帅部落的后代》等表现西南地区生活情状的文学 作品,成为一个时期一个地域文学书写中不可或缺的部分。作为解放大西南这段历史的经历者和见证人,早在1949年,年轻的彭荆风就怀着一腔仗剑卫国的革命 激情,于江西南昌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,1950年春南下后,又随大军一道驻守云南边防,近60年的云南部队生活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,为他以后的写作准备 了第一手的资料和素材。作者在写本书时,曾多次走访滇、黔、川过去的战地,对那次大战役的地理环境、人文风俗仔细考察,并向众多经历了那场解放大西南战争 的老将军、老战士求教,日积月累,以至成此大书,从战争时间、地名、人名、人数到军人职务、部队番号等等,数据量庞大而又翔实,这些资料的获得绝非一日之 功。

写战争文学,是一门艰难的艺术,《解放大西南》描述的是一场有近两百万人参与的,在巴山蜀水间,跨越川、康、滇、黔4省,在当时有着7000余 万人口的广大区域上同时展开的大战役,场面巨大、线索繁杂,要重现这段历史,作者选择的是最不讨巧的全景式观照,基本上对重要的人物都要提及,对重要的事 件都要叙述,既不能平铺直叙面面俱到,又不能虚构假设任意拔高。这就需要作家凭借深厚的文学功底作巧妙的艺术构思,运用构架长篇叙事文学的节奏感,汲取小 说创作的细节描写和心理描写优势,有条不紊地将众多的事件和人物连缀起来,形成一种庞大而不杂乱的文学景观,《解放大西南》正是这样一部“大”文学。


相关文章
模板/data/apps/tomcat6/webapps/wwwroot_release/haozuojia/template/footer2.template.html不能正确编译:第1行不是<z:config>标签:/data/apps/tomcat6/webapps/wwwroot_release/haozuojia/template/footer2.template.html